欢迎来到一个专业的范文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范文先生网>艺术论文>电影艺术论文>影视毕业论文:甘肃影视品牌的本土化塑造

影视毕业论文:甘肃影视品牌的本土化塑造

时间: 2012-07-01 栏目: 电影艺术论文

影视毕业论文范文:甘肃影视品牌的本土化塑造

影视毕业论文范文:甘肃影视品牌的本土化塑造
  
  作者/张茜王娟
  
  【摘要】甘肃影视品牌的本土化塑造,既表现为影视素材在农村题材、历史文化题材、民族民俗题材等横向范围的类型挖掘,又表现在题材内容、镜像画面、精神主旨、审美形态等的纵向深度的本地提炼;通过创作阶段编导演等影视人才的本土化,进一步以确保作品的甘肃特色。这样甘肃影视品牌才能真正成为甘肃文化与陇人情感的载体,成为影视市场上的成功者。
  
  【关键词】影视品牌甘肃本土化
  
  doi:10.3969/j.issn.1002-6916.2012.10.002
  
  “地域文化特征,实际上是特定地区在长期历史条件下所形成的一种相对稳定的文化传统,包括特定的风俗习惯、生活情趣、语言格调和精神状态”。甘肃影视文化品牌的塑造离不开对地域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和保护。从操作层面来说,省级的影视创作难以像中央电视台的创作那样放开眼界去组织全国性的资源。从理念来说,越是乡土的、独特的,才越有艺术魅力。从市场层面来讲,独特的地域文化浸润下产生的影视剧,因其陌生化的异域性和不可复制性而产生的观赏感召力,能使差异化营销得以实现。从艺术特征来说,包含甘肃文化印记的影视作品,是甘肃影视文化品牌的本质所在。
  
  一、影视素材的本土化
  
  甘肃影视品牌的本土化塑造,植根于甘肃题材源泉和精神给养。在农村、历史文化、民族民俗等题材影视剧中,“甘肃”不仅是一个地域的概念,更是一种精神的家园,她从直观的镜像表现、现实的故事内容、深层的价值观念、内在的审美取向等多重角度深刻而潜在地影响着影视作品。
  
  (一)农村题材
  
  农村题材影视剧从地域上来说主要集中在西北、东北与华北等地。总体而言,西北农村剧以“沉稳厚重、质朴敦实”为主要特征,东北农村剧以“诙谐幽默、奔放爽朗”为主要特征,华北农村剧以“闭塞自足、淳朴内敛”为主要特征。农村题材可以说是甘肃影视的重要和主要题材类型。由于甘肃农村集中在缺水干旱、土地沙化地区,很多农民挣扎在温饱线上,艰辛地生存。因此,甘肃农村题材的影视剧显得较为厚重和冷峻,作品极具现实主义特色,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恶劣的生存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范文先生网 www.fwsir.com) 如《长湖的渴望》记录了甘肃武威民勤百姓催人泪下的治沙防风事迹,展现了甘肃人与自然环境博弈的奋斗历程:《大山深处的保尔》以甘肃庆阳市镇远县殷家城乡双腿残疾的乡村小学教师张学成为原型,塑造乡村教师在困顿生活环境中对教育事业的执着追求;《太平使命》以甘肃古浪县黑松驿乡司法助理员候殿禄为原型,塑造在农村宗法和现代司法观念的冲突中为法制和德治奔走的农村基层司法人员。这些作品,涉及到生存、教育、民主法制等农村基本问题,其典型人物和事件,具有可识别性,成为甘肃影视剧应该继续深入挖掘的金矿。
  
  (二)历史文化题材
  
  甘肃是一个历史文化资源丰富的地区,这为甘肃影视剧提供了取之不竭的历史类、文化类、传记类的题材和灵感。以在甘肃浴血奋战的西路军战斗生涯为题材的影片《红流》(1997,兰州电影制片厂制作)、《西路军》(2009,敦煌影视中心出品),以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会宁为题材的《血脉》(2007,八一电影制片厂制作),以戍边军旅生活为题材的《在那遥远的地方》(2008,兰州军区影视艺术中心出品),以甘肃庆阳南梁为中心的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建设为题材的《南梁纪事》(2011,甘肃电视台新闻频道拍摄)等,形成了甘肃红色影视作品群。围绕“敦煌文化”,涌现出了《敦煌》影视纪录片、《大敦煌》电视连续剧、《张大干敦煌传奇》电视连续剧、电影《敦煌》、动画电影《九色鹿》等影视精品,打出了甘肃影视的“敦煌牌”。围绕“黄河文化”,涌现出《黄河浪》(反映黄河上羊皮筏子工的生活)、《黄河古镇》(地方工业青城水烟的兴衰荣辱)、《老柿子树》(黄河儿女的家庭伦理)等作品,集中了黄河景象。在甘肃影视品牌建设的本土策略中,特色历史文化题材的深化挖掘、多角度阐释以及不同艺术形态的展示,有利于强化本土影视内容、丰富历史文化原貌、形成影像传播强势、引起观众收看热潮。
  
  (三)民族民俗题材
  
  世居甘肃的少数民族有回、藏、东乡、土、裕固、保安、蒙古、撒拉、哈萨克、满族等16个,共219.9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8.7%)。其中,东乡族、裕固族、保安族为甘肃独有民族。对少数民族地区特有民族风情的反映成为甘肃题材影视剧的本土特色之一。第四届“五个一工程”获奖作品《走进香巴拉》将藏族青年们在改革大潮中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踏实奋斗而获得的美好生活,比喻为佛教理想世界香巴拉;《萨里玛珂》讲述了裕固族在文革前出现的“马背小学”:《拉卜楞人家》在拉卜楞浓郁的民族风情中展现一位在北京崭露头角后又回到草原上的藏族女模特的婚恋观;《月圆凉州》反映了13世纪初蒙古汗国(元朝)西凉王阔端以对话和谈的方式促成西藏和平回归祖国的历史;《藏传佛教》专题片展示独特的民族宗教发展。从视听角度讲,少数民族的自然环境、饮食服饰、社会风情和民间歌舞,丰富了镜像表现。从价值观念讲,甘肃民族题材影片多在展现质朴坦诚、重信轻利、亲近自然等现代人呼唤的品格。同时具有国家团结、民族发展的政治现实意义。
  
  民俗中的衣食住行、生婚病老死、天文地理、神话宗教无不形成令人既陌生又熟悉的灿烂景观,丰富了电影影像的内容。甘肃民俗和民间文化以“有意味的形式”,在影像中融声画于一体,用文化符号来施展其魅力。甘肃民族民俗题材影视剧充分展现出甘肃本土特色,形成影像奇观。如《盗马贼》展现了护法神舞、晒佛、天葬等神秘的藏族宗教仪式,《黄土女女》中的甘肃庆阳剪纸、陇东道情、地炕窑洞,《老柿子树》中的兰州羊皮筏子、水车、水烟、刻葫芦、牛肉面、柿子酒等均成为具有强烈地域识别性民俗影像的表达内容。因强化对民俗的表现,甚至以夸张的手法表现,甘肃题材影视剧由此形成注重影像本体的拍摄风格。此外,音乐、方言、色彩也极具地方性,成为影视剧本土化的表现元素。如《老柿子树》主题曲《傻黄河》融合了花儿、兰州鼓子、秦腔、陇剧等多种音乐元素,由兰州戏曲剧院的“西北花脸王”张兰秦演唱,由兰州市秦安路小学合唱团用纯正的兰州方言伴唱。《老柿子树》中对口语的音调做了方言化的处理,还使用了一些方言词汇如“稀罕”(喜欢)等。
  
  对于农村事务、历史文化、民族民俗等本土化题材的影像化处理避免了浮光掠影的采集。甘肃影视品牌更为深刻的文化内涵在于甘肃人面对粗粝自然的拓荒精神和勤奋质朴的高尚品格;其孜孜追求的是崇高阳刚的审美形态,即人的本质力量在经过巨大的异己力量的压抑、排斥、震撼之后,最终通过人生实践尤其是审美实践活动而得到全面的高扬和完整的体现。当然,对于甘肃传统文化应当持有扬弃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只有实现题材内容、镜像画面、精神主旨、审美形态多方面的完整的本土化,甘肃影视才能使观众得到情感的升华、心灵的涤荡等精神互动而非仅仅是眼球的快感,也唯有此,才能使甘肃影视品牌的本土化创建具有长期的市场竞争力。
  
  二、创作团队的本土化
  
  因地缘和经济条件等因素,甘肃地区影视剧创作呈现出“两极分化”现象:一方面甘肃题材影视作品不断涌现,另一方面甘肃影视人才的大量流失使甘肃本土的影视机构创作的甘肃题材影视剧节目很难产生强有力的市场影响。一支本土化创作团队的组建是呈现作品本土化灵魂的基础。如果说编剧是影视剧创作团队的内在要素的话,导演和演员则是外在条件。影视金字招牌归根到底还是要看人才,创作团队的本土化人才培养,是形成影视品牌特色的核心。东北影视剧《刘老根》(2002)、《乡村爱情故事》(2010)等成功的法宝即为创作团队的本土化,赵本山、范伟、高秀敏、小沈阳、潘长江等演员和何庆魁、崔凯、张惠中、张猛、冯延飞等“笔杆子”,组成一个实力雄厚的“东北组合”。这种本土化的.创作团体是本土影视作品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力量,是形成品牌内涵的条件。
  
  (一)编剧的本土化
  
  国家广电总局赵实副局长强调:“关键是要抓好电影文学剧本的创作,剧本虽然不是电影的一切,但是电影的一切需要从剧本开始。”甘肃省作家创作、被外省电影制片厂搬上银幕的有刘万仁、程士荣、吴乙编剧的《红河激浪》(1963年,魏荣导演)、武玉笑的《草原雄鹰》(1964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凌子风、董克娜导演)、冉丹的《金色的大雁》(1976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特伟、沈祖慰导演)、李茂林的《祁连山的回声》(1984年,张勇手导演)、张锐的《盗马贼》(1988年,西安电影制片厂,田壮壮导演)、王守义的“淘金三部曲”《淘金王》(1985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沈耀庭导演)、《黄金大盗》(1989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李耿、贝幸成导演)、《雪灯》等,这些作品曾一度与西影厂的众多影片构筑了西部电影热,为甘肃题材影视剧创作赢得了荣誉。然而新世纪以来,甘肃编剧的集体声音日益弱小,直接影响着甘肃影视的发展。
  
  事实上文学与影视的联姻已经成为一种创作形式和营销模式。自2005年开始,甘肃推出了三届文学品牌“小说八骏”,六年前后推出了王新军、张存学、雪漠、阎强国、马步升、叶舟、弋舟、史生荣、和军校、严英秀等作家。其中雪漠的《大漠祭》被评论为“真正意义上的甘肃小说和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并已改编拍摄为20集电视连续剧《大漠缘》。叶舟也有一些小说被改编成影视剧。但总体来说改编的作品较少,小说作者的剧本创作意识也不太强。北京作家王朔、刘震云等人的京味作品为影视剧提供了好剧本,改编为影视剧后得到了更大的传播空间。如果能够全面开发甘肃作家作品,则会为甘肃影视创作提供广阔的空间,以提升影视剧的文化质量、思想水平,更重要的是保持剧本的本土化特色。
  
  (二)导演和演员的本土化
  
  “造本土之星”应该成为甘肃影视剧创作的理念之一。只有拥有优秀的人才,才可能创造出优秀的影视作品;而反过来,优秀影视作品的创作,也有助于人才的产生。以东北农村题材影视剧为例,近年来汇集东北小品、二人转演员,培养推出了大量的本土明星,强化了作品的东北味。文化创意产业主张“内容为王”,包括编剧、导演、演员、后期等影视人才的创作团队是保证内容的智力团体,是实现影视作品本土化的内在力量。
  
  甘肃影视品牌的本土化塑造,既表现为影视素材在农村题材、历史文化题材、民族民俗题材等横向范围的类型挖掘,又表现在题材内容、镜像画面、精神主旨、审美形态等的纵向深度的本地提炼;还应使作品的创作阶段实现编导演等影视人才的本土化,以确保作品的甘肃特色。
  
  

【影视毕业论文范文:甘肃影视品牌的本土化塑造】相关文章:

1.游影视城作文

2.影视动画的“影视性”表演与“动画性”表演

3.影视音乐在影视艺术中的功能

4.论高校影视教育与影视产业的融合

5.影视策划方案

6.声音在影视语言中的新型应用

7.《尹鸿影视时评》自序

8.影视征文观后感

9.影视配音大赛策划书